top-banner.jpg
top-banner.jpg 
cc国际网投代理
cc国际网投代理 >  法制 >  法制沙龙 > 正文
劳务公司将债权转让后注销 债权受让人能否主张权力?
  新疆伊犁翔达劳务公司与乌市某公司签定新疆工程学院学生公寓楼5号、6号楼劳务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合同签订后,冯某进行了施工,2015年4月2日,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将对乌市某公司享有的合同债权转让给冯某。后伊犁翔达劳务公司注销。因剩余的劳务费迟迟未付,冯某将乌市某公司告上法庭。而乌市某公司则辩称,原告主体不合格。那么冯某是否有权力主张债权?
 
  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法院一审查明,2014年4月8日,新疆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劳务分包人)与乌市某公司(工程承包人)《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一份,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委托代理人冯某,乌市某公司委托代理人胡某某,工程名称:新疆工程学院学生公寓楼5#、6#楼项目;工程地点: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区艾丁湖路;分包范围:学生公寓楼5#、6#楼主体土建大包(含辅材);提供分包劳务内容:土建主体工程中的施工设计图纸和设计变更范围内的模板支拆、钢筋制作绑扎、混凝土浇筑、脚手架搭拆、砌筑、人工清槽、人工挖土机械挖不到的边角土方、室内外土方回填、夯填、所使用材料的装卸车等所有工作等(具体内容以补充协议为准);开始工作日期:2014年4月12日,结束工作日期:2015年7月30日;工程承包人委派的担任驻工地履行本合同的项目经理为胡某某,职务:经理;劳务分包人委派的担任驻工地履行本合同的项目经理为冯某,职务:项目经理。同日,伊犁翔达劳务公司(乙方、分包人)与乌市某公司(甲方、承包人)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补充条款》一份,约定,劳务分包价格:按建筑面积±00.00以上按336元/平方米计算、±00.00以下的施工设计图纸范围内单体楼的所有工作量按一层楼面积的一半计算,甲乙双方本着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原则,其它如市场劳务价格变化、图纸变更、签证及建设单位原因停工、施工中的难易程度等冬雨季施工等因素均含在此单价内,已充分考虑各种风险因素;付款:甲方对乙方已完成工程量按计量规定进行按时统计,并作出质量评定,于每月30日前按统计的工程量及相应单价为准进行劳务费结算,其他用工所发生的费用不再计算费用。施工过程中每月按已结算劳务费的80%支付,年底在民工返乡时付到已完成量结算劳务价款的90%,主体全部中检合格付至总款95%,余款待工程竣工结算后一个月内付清。
 
  合同及补充条款签订后,伊犁翔达劳务公司项目经理冯某组织工人进场施工。2015年4月2日,伊犁翔达劳务公司(甲方、出让方)与冯某(乙方、受让方)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一份,内容为:一、标的债权:甲方与乌市某公司于2014年4月8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及《补充协议》(项目为新疆工程学院学生公寓楼5、6号楼工程),甲方基于本合同对被告享有的合同债权(包括合同本金及利息、违约金等);二、甲方同意无偿向乙方转让上述债权;三、债权转移:本合同签订后,甲方即将其享有的乌市某公司的债权转让给乙方,乙方取代甲方成为乌市某公司新的债权人。2015年5月22日,伊犁翔达劳务公司注销。
 
  2015年7月10日,被告乌市某公司给原告冯某出具《新疆工程学院5#学生公寓楼劳务结算单》一份,载明:劳务队名称为冯某,工程量金额合计5682821.48元;同日,该公司给冯某出具《新疆工程学院6#学生公寓楼劳务结算单》一份,载明:劳务队名称为冯某,工程量金额合计5604655元;2015年8月24日,乌市某公司给冯某出具《新疆工程学院5#学生公寓楼模板增加量劳务结算单》一份,载明工程量金额合计116969.9元;同日,乌市某公司给冯某出具《新疆工程学院6#学生公寓楼模板增加量劳务结算单》一份,载明工程量金额合计106860.14元。以上四份劳务结算清单合计总金额11511306.5元。
 
  另,2018年5月21日,乌鲁木齐市亚心公证处向申请人高某、林某某、冯某出具了(2018)新乌亚心证内字第1656号《公证书》一份,该《公证书》载明经申请人高某、林某某、冯某申请,乌鲁木齐市亚心公证处对冯某向乌市某公司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行为进行了公证。
 
  另,被告乌市某公司陆续多次通过胡某某的银行账户向原告冯某支付劳务费,在庭审中,被告乌市某公司陈述已付劳务费9936967.5元,原告冯某认可收到9936967.5元,但认为其中劳务费为9886967.5元,对其中2016年4月26日由胡某某转账的50000元,附言标注了“还款”,原告认为是与胡某某之间的民间借贷的还款而非支付本案的劳务费。
 
  法院认为,伊犁翔达劳务公司与被告乌市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及《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补充条款》后,原告冯某组织工人对上述合同中约定的新疆工程学院学生公寓楼5#、6#楼进行施工,被告乌市某公司陆续向冯某支付了部分劳务费,并于2015年7月10日、2015年8月24日向冯某出具了四份劳务费结算单,加之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已经注销,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原股东林某某到庭陈述,伊犁翔达劳务公司与乌市某公司签订合同后,将涉案工程发包给冯某实际施工,伊犁翔达劳务公司在注销前向冯某出具了《债权转让协议书》。综上,现原告冯某主张被告乌市某公司支付剩余劳务费,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但原告对金额计算有误,应该为1574339元(11511306.5元-9936967.5元);关于原告称被告所支付的9936967.5元中的50000元系胡某某与原告之间民间借贷的还款,未能向法庭举证证明,缺乏依据,法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利息损失186324元(1961306.5元×19个月×6%年利率÷12)的请求,法院认为,被告乌市某公司未能按约支付劳务费,原告主张计算利息损失符合法律规定,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法院支持124635.17元[1574339元×19个月(2015年9月24日至2017年4月23日)×5%÷12]。
 
  综上,2018年9月,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乌市某公司向原告冯某支付劳务费1574339元;被告乌市某公司支付原告冯某利息损失124635.17元。
 
  一审判决下达后,乌市某公司提起上诉。近日,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刘俊 王丹)

责任编辑:许晋璐

  • 霓虹灯下的哨兵
  • 西安市大学生城市定向运动比赛上演宝藏探寻
  • 致敬劳动者
  • 咸阳市公安局秦都交警深入辖区渭滨幼儿园开展春夏季交通安全宣传
  • 岐山检察院汇聚法治力量 护航青春梦想
  • 为群众提供全方位健康服务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报刊征订 | | 投稿邮箱 | 广告服务